上一期  下一期  |  上一版  下一版    
  版权声明
  《中国石化报》(电子版)的一切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PDF、图表、标志、标识、商标、版面设计、专栏目录与名称、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)仅供中国石化报读者阅读、学习研究使用,未经中国石化报社及/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《中国石化报》(电子版)所登载、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,包括但不限于转载、复制、发行、制作光盘、数据库、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,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。否则,中国石化报社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、向有关部门举报、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,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。 
   第4版:中国石化报04版
用户名 密码
文章检索
  日期检索
长岭炼化扶贫干部 江建兴

做事先做人 扶贫更扶勤

2020年08月14日 来源: 中国石化报  作者: 江建兴 张 勇
16.8K

江建兴(右)踝关节扭伤了,还继续在村里易裕厚家走访。

    我叫江建兴,长岭炼化总经理办协调科主管,前后算下来我已经做了15年的扶贫工作。

    然而2018年5月,当我来到湖南省平江县的三里村时,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:这个村人均收入不到2700元,全村629户,贫困率超过20%。贫困户缺乏创收能力,很多人终生未娶,坐等救济度日,丧失生活的信心和动力,成了“扶不起的阿斗”。

    搭车去集市得先步行30多分钟的路程,绝大部分村民住的是土坯房屋,手机移动信号偶尔会有一到两格……

    地理位置僻远,阻碍了三里村的经济发展,更隔断了村民对外界事物的了解。思想闭塞、文化水平普遍偏低等诸多因素导致村民对贫穷生活非常“认命”,认为祖祖辈辈都是这样,对脱贫致富没有丝毫“想法”。

    见到此情此景,我把唤醒村民的“想法”当作进村启动扶贫工作的首要工作。

    五十好几的易秋涛以前是村里的无业游民,没有家没有房屋,靠看守一座破落的寺庙生活,住在神殿旁脏乱不堪的偏房,吃着有一顿没一顿的百家饭。混了大半辈子单身,别说劳动致富、成家立业,就连第二天怎么过,他都没有好好指望过。

    我把这个远近闻名的老易,作为工作的突破点。在走访过程中,我一次次地往破庙里跑,和老易聊党的扶贫政策,聊“只要自己努力生活就一定能变好”的道理。但是,老易总把我的话当作“耳边风”,每天守着破庙“悠然”地生活。

    2018年深秋的一天下午,我继续来到破庙找老易。一进门,老易顺手给我倒了杯水,我正好走了十几里路程,很渴,接过水杯就是“一口干”。可能就在我这个连贯动作的一瞬间,老易觉得我没有嫌弃他那个长满厚厚茶垢的茶杯,把他当作了兄弟,是真心来帮他的,有种特别的感动。从那一天起,我到破庙去说什么,老易总是凑近来听。

    不久,我为老易争取到了在镇里果园打零工的机会,解决了基本生活来源问题。后来,几家扶贫单位筹资建设安置房,我又帮他努力争取,为他置办了平生第一套房子。日子越来越好,易秋涛劲头也越来越足。在我的鼓励和帮助下,老易当上了护林员,养了近百只鸡,还找到了老伴,实现了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“成家”梦。

    老易成家不久,我在安置房见到了他妻子。我问她:“老易呢?”她笑得很开心:“老易出门打短工去了,说要挣钱给我换部好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老易都打工去了,我们也要找点事做做。”村民们经常三五个凑在一起说叨。逐步逐步,三里村具有劳动能力的外出务工率超过了60%,全村年人均收入越过了5000元,摘掉了贫困的帽子。

    就在村民对脱贫致富有了好想法的时候,个别贫困户出现了“歪想法”,我和工作队也是坚决制止。

    黄延安以前好吃懒做,拿扶贫款偷偷买了两台麻将机“抽头”赢利。我知道后,跑到他家里就把场子给掀了。“我们扶贫不扶懒,你干这事败坏风气,我要取消你的扶贫资格。”原本还嚷嚷“扶贫干部不帮自己解决困难”的黄延安怂了,老老实实地把麻将机处理掉,踏上了劳动致富的正路。如今,黄延安在村里当上了保洁员,每天早出晚归,年入近万元,日子滋滋润润。

    扶贫工作就是这样,依托产业扶贫,劳动致富的脱贫,才是真脱贫。我坚信,功夫不负有心人,勤能补拙、勤能生财,大家都变勤快人,扶志扶勤这样下来才是真扶贫。

    最近我的脚严重扭伤,但我闲不住,一瘸一拐,一点不耽误我找人谈心、落实政策,帮助人们劲头十足地快速脱贫。

    (江建兴 口述 张 勇 整理)      

 

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,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 10210212号-7 号

Repeat标签中缺少Article标签
中国石化报